易胜博网址

上海做網站 上海網站建設
通知公示
 
當前位置:首 頁 > 新聞資訊新聞資訊
月回收量突破1萬噸,這家垃圾回收公司想沖上市
更新時間:2019-10-09 瀏覽次數:58
 

“月回收量突破1萬噸,企業級用戶超過12000家,并有可能成為第一個垃圾回收領域的上市公司。”閑豆回收的創始人方浩告訴鋅財經。

這家“收廢紙”的公司專注于服務商戶端,蓄力五年,在自身成長的同時,也遇上了政策紅利。隨著越來越多城市打響“垃圾分類”的硬仗,資源回收類企業迎來了春天。

在大多數資源回收創業者把視角瞄準C端用戶、圍繞垃圾分類習慣促成的時候,閑豆回收選擇了以廢紙品為突破口從B端突圍

目前的閑豆回收主要服務于大型連鎖商超、互聯網電商企業、寫字樓及酒店業態,服務范圍從北京輻射至上海、深圳等城市。截至目前,閑豆回收完成中美綠色基金1億元C輪融資,其融資總金額達到2億4000萬人民幣

我國廢紙長期存在千萬噸級別的缺口,依靠進口解決,但廢紙進口政策趨嚴,國廢價格和市場前景比較樂觀;傳統打包站被動,等待回收個體戶送貨上門,鏈條長、效率低、質量差、與紙廠議價能力低,導致行業極度分散。


“資源回收行業沒有所謂的專家,行業經驗都是靠自己去獲得的。”方浩說。

這是方浩入行時,對于資源回收賽道的判斷,以至于他的創始團隊中沒有一個人是關于資源回收的背景,大多來自計算機專業、營銷與貿易專業。依靠著技術優勢,閑豆回收靠著信息化驅入戰場。

“閑豆通過信息化及自建物流,高頻且穩定的大B端市場切入,逐步向小B和社區延伸,打造了高效的回收和物流體系,提升了行業效率。”作為閑豆回收的投資方,中美綠色基金執行董事王斌告訴鋅財經。

開局:從B端出發,廢紙品突圍

2014年起,“互聯網再生資源回收”行業開始受到關注,再生活、9貝殼等面向C端用戶的再生資源回收平臺嶄露頭角。方浩看中再生資源賽道,這個傳統的行業需要互聯網化。


資源回收分為資源處理和資源回收兩個維度,資源處理領域包括廢紙、廢鐵、廢鋁的后端處理工廠,已經有比較成熟規范的企業,但是資源回收一直處于小而亂的狀態。

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宏觀經濟研究院數據,我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企業超過10萬家,以個體戶和小企業為主,行業高度分散。


方浩告訴鋅財經,“我覺得這里一定會有比較大的機會,畢竟市場的保有量相當大。此外,國外的回收體系、回收公司,都是相當規范和健全的,但中國一直沒有。”

這是方浩決定進入再生資源賽道的基本判斷,同時,他更加清楚的是,這是一件看上去有點類似環保公益的事。


彼時的方浩,有著10余年的國內外知名技術型企業研發、產品經驗,拉起一支隊伍出來創業,他需要考慮的是公司化運營的商業本質,其核心是賺錢、利潤。

C端毛利低、客單價低,服務的履約成本高,商業模式很難跑通。”只花了一兩個禮拜調研,方浩的團隊得出了結論。


反觀B端商戶,廢品回收對他們來說是個高頻、剛需的事情,無疑比C端用戶更加優質。確定好用戶群體,接下來則需要確定回收品類,從整個垃圾回收的棋盤來看,回收品類涉及廢紙、廢鐵、廢塑料、廢紡織品等,閑豆回收是包攬多品類滿足多行業的B端用戶,還是從單個品類突圍?

“品類多了,會涉及到回收模式、后端渠道,各方面的成本都會成比例地增長,這個其實對初期創業是很不利的。”方浩放棄了“多線并行”的攻勢,而是謹慎地落子高客單價、高毛利的廢紙箱品類。


2015年7月閑豆回收正式上線,那個夏天,方浩的地推團隊開始穿梭在北京的朝陽區,沿著臨街商鋪,挨家挨戶地去聊。如今的方浩往回看,破局并不算困難,畢竟這個行業的痛點存在了太久:每天都會產生大量可回收垃圾的商戶,但并未遇到穩定的回收公司,閑散的回收人員不定時、不定點,很多可回收資源常常得不到及時處理,只能直接丟進垃圾桶。

上線一個月,閑豆回收已經成交100多家商戶,主要聚集在水果店、商超。然而,閑豆回收畢竟是一個剛剛起步的互聯網企業,合作商戶依然會顧慮到“這家公司是不是干一個月、兩個月、半年就不干了”,商戶并不能夠完全信任剛起步的閑豆回收。


另一面,原本零散回收人員的利益被撬動了,他們開始搶在閑豆回收之前跑到商戶處回收。早期的時候,商戶對閑豆回收的認可度并不高,誰先去就給誰回收。“他們提前收走,我們的工作人員會跑空,甚至還會出現搶貨的現象。”方浩回憶。

對于這個現象,方浩沒能夠找到解決方案,只能一邊繼續拓展客戶,一邊為現有客戶提供穩定規范的回收服務,慢慢取得商戶信任。


閑豆回收營銷部副總裁王震向鋅財經回憶,2017年年底,他們打了非常漂亮的一仗。彼時的百果園在北京有110家門店,分布在各個區,每天的回收時間、回收頻次都不同,這意味著需要在短時間內組織物流運力、回收人員去滿足這110個點位的回收。

“我們只用了半個多月就把110家門店全部接下來了。沒有任何公司具備這個能力的。”王震說。隨著一步步的積累,閑豆回收不僅沒有被行業吞沒,而是具備了越來越強的回收服務能力。


泥濘:從被騙、融資不順,到走向盈利


“我們是互聯網創業公司。”方浩向鋅財經強調其互聯網屬性。

閑豆回收創辦之初,方浩自己帶領團隊搭建起前端回收系統、中間物流系統。但如今往回看,這既是閑豆回收的強基因,同時也是早期的軟肋。


起初,閑豆回收的鏈條只觸及到前端回收與中間物流,向B端商戶回收之后,則賣給打包廠,那時閑豆并不具備再往回收鏈條更深處摸索的能力。

整個鏈條,閑豆回收并未打通。這意味著盈利遙遠


僅僅掌握前端回收和物流體系并不能夠占據這個行業的利益點,打包、售賣構成了另一層“中間商賺差價”。例如,過磅不準的情況時常出現,但是拉著已經卸貨的、成噸的紙板重新找打包站意味著更高的成本。

實際上,那段時間也是閑豆回收最困難的時候。方浩回憶,“我們運營了半年時間,碰到了寒冬,我們融資也存在一定問題,模式還沒有完全跑通,青黃不接。”


直到2016年5月,閑豆回收公布Pre-A輪數百萬元人民幣的融資,拿到融資后的方浩才松了口氣,馬上開始建立自己的打包站。這個決定對于方浩來說尤為艱難,不建立打包站則找不到更大的利潤點,建立打包站則意味著資金吃緊

“不同的階段,資金的用途不大一樣,因為后端建倉儲還是耗費資金的,所以我們一開始主要在前端這一邊,然后慢慢推進后端。”方浩告訴鋅財經。他把第一個打包站建在了五環外的通州,成本低且交通便利。


至此,閑豆回收已經占據前端回收、中端物流、后端倉儲這3個關鍵性節點,距離完整的閉環只剩下銷售這一個環節。

這群對回收行業并無經驗的互聯網人根本找不到“買家”,早期他們找不到規范的利用工廠,更搞不懂里面的貓膩,只有一趟一趟地去踩坑,才逐步形成自己的經驗。


有一次閑豆回收通過中介公司往山東的一家造紙廠發貨,貨車拉著上百噸的廢紙,行駛600多公里終于抵達目的地。原本以為是個大單,讓方浩沒想到的是,這一趟直接白跑了——中介消失了,造紙廠不認賬。

上百噸的廢紙進退兩難,那是上百號工作人員一點點回收上來的,但是彼時的方浩別無他法,只好硬生生地把廢紙白白地交給造紙廠去處理。


 

吃過幾次虧之后,方浩再也不想跟中介合作,開始自己去接觸造紙廠。但是這意味著閑豆回收要自己去衡量造紙廠的規范程度和資金水平。

“這個需要我們自己去做精準判斷,如果判斷有失誤的話,會面臨著很大的損失和麻煩。”方浩告訴鋅財經,“一開始幾十噸貨找到造紙廠,根本沒有造紙廠理我們,等貨量到了500噸,開始有了議價權。”


2017年,方浩逐漸輕松了起來,因為從前端回收到最終的銷售環節已經全部跑通,他告訴鋅財經,2017年第二季度,閑豆回收開始走向盈利,當年閑豆回收的收入達到3億元。

賽道:沒有短兵相接,只有打磨內功


閑豆終于“種豆得豆”。

2018年10月底,閑豆回收拿到了中美綠色基金領投的數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。


王斌和閑豆回收足足接觸了接近6個月,才決定投資。在6個月里,中美綠色基金接觸了3-4個再生資源回收項目,最終下注閑豆回收。

在王斌看來,閑豆回收和想象中的廢紙回收企業不大一樣。“從工作環境的布置中可以看出團隊平時有比較多的溝通和交流,崇尚團隊討論與作戰。”


他記得,整體偏務實和低調的方浩,一旦說起行業趨勢和公司戰略就會侃侃而談,其專注度和思考深度都讓王斌印象深刻。

如今的閑豆回收已經服務家樂福、物美、超市發、京客隆、天客隆、果多美等大型連鎖商超,金地、華潤、首開、萬達等物業旗下5A級寫字樓及酒店,京東、蘇寧、小米、網易、每日優鮮、本來生活、易果生鮮等互聯網電商公司。


“國內比較知名的零售KA有70-80%都是我們的客戶了。頭部電商企業大約40-50%也跟在我們合作。”王震告訴鋅財經。另外,醫院、學校、寫字樓等業態成為閑豆回收的下一片戰場。

隨著客戶的領域越來越多,閑豆回收的回收品類也開始逐步豐富。方浩曾經錯過的與醫院、藥行合作的機會,如今都被找了回來——閑豆回收看中醫院系統產生的包裝紙箱,但是醫院希望閑豆回收可以同步處理醫療廢棄物。


方浩回憶,“醫療廢棄物需要專業的回廢處理公司來處理,那時候就會有一個沖突,一開始和醫院的合作并不順利。直到2018年,閑豆才開始全面具備這方面(醫療)的回收。”

特殊業態之外,閑豆回收也具備了服務大客戶額外需求的能力。王震告訴鋅財經,“以京東為例,我們會協助處理倉儲每天產生的垃圾,不可回收的一些垃圾也需要我們進行處理。”


實際上,隨著垃圾分類體系的逐步健全,B端用戶的垃圾分類處理面臨著極大的改造空間,而與個體戶合作的垃圾處理并不規范,“我們幫客戶處理垃圾這塊也找了第三方正規公司來處理。這樣其實可以保證這些垃圾通過無害的方式進行處理。”王震說。

目前的閑豆回收穩穩地扎根在北京,并基于此逐步往南走,華東的上海、杭州、南京,西南的重慶、成都,華南的廣州、深圳、東莞等地都開始有了閑豆回收的業務。


垃圾回收原本就是一個足夠重的行業,如何去開城?王震告訴鋅財經,“(城市拓展的過程中)我們會先在城市當中把一些大客戶談下來,之后逐步去建倉儲、物流,有了倉儲和物流作為支撐以后,再建設營銷團隊去拓展一些中小型的商戶。”

根據閑豆回收的公開數據,目前已經在全國建立了10座直營大型倉儲回收中心、100多個回收網點。其城市內支線物流車輛達到100多輛,跨省長途干線物流專用貨車達到20多輛。


如今的方浩往回看,閑豆回收用5年時間挖出了一條護城河:首先是專注于回收領域,并通過整體信息化的方式貫穿整個業務,把前端的用戶、中端的物流、后端的倉儲、末端的渠道整體來做。

“這個核心優勢需要一些時間的積累,需要大量的打通(鏈條)。”方浩認為。


相比于其他行業的“前狼后虎”,面向商戶端的再生資源回收是一個足夠慢的領域,也并未有太多短兵相接的對手,于方浩而言,這是一件不被干擾、可以專心打磨內功的事。

你認為這個行業的難度系數有多少

 

如果難度系數總共是10分的話,我覺得這個難度能夠達到9.9分。但是越難我覺得越有機會,因為太簡單大家都來做,其實這個競爭可能會更大。

這個行業比較low,但是這個行業是一個低端的行業,是一個朝陽的產業,這個行業會做得比較苦、比較累。

互聯網再生資源回收的融資難度如何

早期2015年、2016年的時候,B2B可能大家不大看好,線下的B2B也不太看好。到了2018年、2019年之后,投資人又覺得B2B做得比較重,才會有壁壘、有毛利,所以不同階段還不大一樣

我們的融資相對來講是比較順利的,我覺得是因為我們模式越來越順利,業務越來越好,這個領域越來越讓大眾接受和認可。

這個領域的競爭激烈程度怎么樣?

其實2015年開始到2019年,陸續2C做垃圾分類、做資源回收的公司是比較多的,當然是以2C為主,當時來講,2C的還是存在一些盈利性的問題,所以最終還是失敗的比較多。

2B的話,其實相對來講還是比較穩健的,所以這個領域里面競爭其實不太激烈。因為這個領域被關注的比較少,畢竟它是做廢品、破爛,這種相對來講大家不大愿意去碰的一些比較苦、比較臟、比較累的事情。

垃圾分類政策對行業的影響是什么

目前比較直觀的影響,可能是去教育用戶,或者說做得比較早的規范企業,機會會更多,因為畢竟不太需要去教育用戶

從B端用戶的變化來看,比如說物業、社區、街道,目前對于可以進行垃圾分類服務的公司還是有強大合作意愿的,不像以前可能是企業要找他們,現在一定程度上他們也存在著主動找企業去提供服務的情況了。